齐河百科

广告

你知道牧羊卷的故事吗?

2011-06-15 17:28:21 本文行家:云下的日子

相传,明朝洪武年间,齐河县晏城镇朱家楼有户人家,大员外的夫人郑氏年过花甲,为人正直,乐善好施。膝下一子名叫朱春登,待人诚实,娶妻赵锦堂,美貌出众,贤德温顺。二员外的夫人宋氏,尖酸刻薄,贪得无厌。膝下也有一子名叫朱春科,性情豪爽,处世公道。两个老员外相继去世后,家务就由春登执掌,春科凡事尽力帮助哥哥,一家人相处还好,一直没有分家。


牧羊卷牧羊卷


       相传,明朝洪武年间,齐河县晏城镇朱家楼有户人家,大员外的夫人郑氏年过花甲,为人正直,乐善好施。膝下一子名叫朱春登,待人诚实,娶妻赵锦堂,美貌出众,贤德温顺。二员外的夫人宋氏,尖酸刻薄,贪得无厌。膝下也有一子名叫朱春科,性情豪爽,处世公道。两个老员外相继去世后,家务就由春登执掌,春科凡事尽力帮助哥哥,一家人相处还好,一直没有分家。
    

       这日,官府奉旨招兵去平定西施国黄龙之乱,春登、春科兄弟俩都在名册之上。一家人连夜安排家务。春登提仪由婶子当家,春科虽然反对,但见父母毫无谦让之意,只得作罢。兄弟俩急急打点行李、盘缠,离家上路。
    

       送走春登、春科,宋氏于房中思谋如何趁机独吞全部家产。正巧,她娘家侄儿宋成因赌博输了本钱来借钱。姑侄二人定下毒计:宋成抄近路前去劫杀春登,事成之后,宋氏付给宋成白银三百两。
     

       再说春登、春科贪赶路程,第二天暮色中行至一片密松林边,突然从林中窜出一个蒙面人,挥刀向春登砍来,春登慌乱中将手中包裹向歹徒砸去,恰其时,从歹徒窜来的松林里传来一阵猎枪声,歹徒顾不得杀人,抢了春登的行李仓皇而逃。兄弟二人只好到前面村庄投宿安歇。
    

       宋成回家,弄些鸡血涂到刀刃上,向宋氏谎称:朱春登已杀死,把尸体坠上石头扔进河里;春科被吓跑,一人从军去了。宋氏信以为真。被宋成骗去白银三百两。
     

       当天,宋成传令辞掉羊倌,叫郑氏婆媳搬到祖坟旁边的羊圈里,白天放牧,黑夜看守,不得少了一只羊。就这样,婆媳二人忍声吞气,天天牧羊,吃野菜、草根度日。锦堂几次欲找婶子辩理,都被婆婆劝住。不觉一晃两年,还是没有春登音信。
    

       这日宋氏拿着春登的行李来到羊圈,说:“捎了信来啦,春登死了!东西也捎回来了。”说着把行李扔到郑氏面前。婆媳听了如雷轰顶,昏了过去,醒来过后,抱头痛哭。宋氏板着脸说:“人都死了,哭管么事!常言说未嫁从父,既嫁从夫,春登死了,得听我儿朱春科的。这不,春科捎了信来,不忍看他嫂子守寡,令锦堂改嫁宋成。春登媳妇到家梳洗打扮一下,明天就可过门。要是不依,就离开朱家。”郑氏问听此言气得直打哆嗦,眼睁睁看着宋氏走了。再看儿媳妇,痴呆呆的抱着春登的行李,盯着坟前的双槐树像死人一般。郑氏赶紧含悲忍痛劝说媳妇,并在地上刨了一个坑,给春登造了一座衣冠冢。郑氏看着锦堂那痛不欲生的样子,说:“媳妇,我知道你的心思,你把心一横随春登去了,我一个人可怎么活哇!这不是你婶子一句话就把咱娘俩逼死了么?我不信春登就这么不明不白的死了,咱上西施国去找春登,活要见人,死要见尸,假若春登真死了,我也不活了。”娘儿俩拜别祖茔,相互搀扶着向西走去,开始了要饭讨食的流浪生活。孝顺的赵锦堂,尽心照顾着婆婆。向西走了不知多远,眼看婆婆一天天衰弱,只得找个破庙住了下来,苦度了十几年。
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 春登和春科,在十几年的戎马生涯中造就得文武兼优,都成了主帅左右的猛将,协肋主帅平息了黄龙之乱。皇帝赐御宴庆功,封朱春登为平西侯,其母郑氏为诰命夫人,朱春科为忠义大夫。并降旨兄弟二人衣锦还乡,祭祖耀宗。
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 朱春登兄弟荣归的消息传来,吓坏了宋成,他唯恐当年截杀一事败露,上吊自尽了。
  

       春登到家,没见到母亲和妻子,询问婶母,宋氏谎称:“你走后,你母亲思念成疾,半年后就死了。一年后,外边传言你已阵亡,你妻也不辞而别不知去向了。”春登听了,心如刀绞。呆了一会儿,拿出御赐的诰命衣冠递给婶母,说“我老娘无此福分受用,婶母穿戴起来吧。”宋氏假意推辞了一番,便领受了。
    

        春登命人在祖茔中搭起草房,他住在那里为父母守墓;靠大道高搭席棚,舍衣放饭三个月,救济穷人,以赎不孝之罪;春科即带众人等四处寻访嫂子的下落。
    

       郑氏婆媳在讨饭路上听说家乡一带有人舍衣放饭,便乞讨尔辉。这天,赵锦堂半扶半被着婆婆到了放饭的席棚钱。婆婆连饿带累管事的传话说:“早饭已过,午饭不到,一边去等。”锦堂哀告:“老爷行个好吧,我有八十岁的老母,饿得眼里冒花,有什么残羹剩饭就给一碗半碗吧。”管事得进去端一碗饭出来说:“算你走运,侯爷连日来思念老母吃不下饭,这不,早饭又剩下了,端去给你老母用吧。要小心,别打碎了侯爷的白玉碗。”这时,锦堂抬头看见双槐树,认定已来到了朱家茔地,告诉了婆婆。郑氏抬头细看,也认出来了,立即感到一阵头晕目眩,两手颤抖,饭碗落地打个粉碎,婆媳抱头痛苦起来。管事的人见两个蓬头垢面,破衣烂衫的妇道人家打碎了侯爷的白玉碗,大发雷霆。正在席棚内闷坐的朱春登听见外面吵嚷,问清情由,心中一动,叫她婆媳进去一人回话。锦堂低头进棚,跪在侯爷案前,细述婆婆年老体弱见双槐树而手抖,失手碎碗经过。春登要她抬起头来,四目对视,彼此一愣。春登问了锦堂的家乡居处和姓名,又验看了锦堂手掌上的朱砂红痣,夫妻在席棚内相认。速请老母进棚,春登叩头请罪,于是,三人痛哭流涕的各诉了别后的一切。
    

       朱春登派人将宋氏传入棚内询问,宋氏仍以原辞抵赖。春登指着母亲、妻子对宋氏说:“你看她们是谁?”宋氏见了郑氏婆媳大惊失色,但仍妄想抵赖,连喊“打鬼”,并跪在地发誓:“老天在上,我宋氏在下,我要有害她婆媳之心,立刻叫龙抓去!~~~”话还没有说完,天气突变,浓云滚滚,雷声大作,下起雨来。宋氏被电击死。
    

       这个故事,先是在民间口头传说,后来被编写成剧本,搬上舞台,现代又搬上电视屏幕。初叫《席棚会妻》,后改《双槐树》,最后定名《牧羊卷》。至今盛传不衰。民间有“待要看,牧羊卷”之说。


分享:
标签: 牧羊卷 历史故事 齐河文化 | 收藏
百科的文章(含所附图片)系由网友上传,如果涉嫌侵权,请与客服联系,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。如需转载,请注明来源于www.baike.com
广告

本文行家向Ta提问

云下的日子自由职业者。愿借此平台与大家分享齐河的点点滴滴,晏婴之乡是如此美丽,欢迎来访的朋友们!

行家更新